服务电话:133921763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医院救护车 > 正文

斯诺克赌球“黑皮书”_网易零度角_网易体育

发表时间: 2021-09-13

  2013年斯诺克国际锦标赛刚刚在成都落下帷幕,丁俊晖斩获了他在排名赛的三连冠。即便冠军可以拿到12.5万英镑的奖金,丁俊晖在过去10年拿到的170万英镑奖金还不如李娜今年一个赛季400万美元的奖金多。低奖金高开销,促生了像斯蒂芬李这样的假球案,事实上,正如奥沙利文所说,假球赌球在斯诺克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。

  2013年9月,世界台联宣布斯蒂芬·李至少参与了7场斯诺克假球比赛,最终开出了罚款4万英镑+禁赛12年的重磅罚单,12年的禁赛处罚也让胖子李成为了2006年澳大利亚球手汉恩被禁赛8年之后斯诺克界最大的丑闻。对于38岁的李而言,12年禁赛相当于斯诺克的大门永远关死,正如他自己所言,禁赛期满后50岁的我连自己的父亲都打不过了。

  面对如此严厉的处罚,斯蒂芬·李会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吗?其实单纯从性价比而言,他应该无需后悔,据体育仲裁的裁决,7场比赛中的下注都成功了,相关消息显示,李仅仅靠互联网赌博就赢得了两笔巨款,一次接近60万欧元,一次是35万欧元。两笔相加就有近百万欧元,这还并非是他的赌球全部获利,而这位名将在台坛打拼了二十年总奖金进账243万欧元,也就是说两笔赌球下注就相当于全部奖金的40%,与在球坛忙碌了七八年划等号。而台联只罚了4万英镑,胖子李非法收入几乎毫发未损,带着这么一大笔“退休金”告老还乡,即使被终身禁赛也是值了。

  斯蒂芬·李的赌球事件被曝光后一石激起千层浪,斯诺克球员纷纷对这种行为表达了不屑和愤慨,但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再清楚不过,在斯诺克台坛的造假涉赌的战场上,胖子李绝非一个人在战斗。实际上,包括磨王艾伯顿、马奎尔和伯内特在内的多位名将都因为涉嫌赌球被调查过,即使像希金斯这样的旗帜性人物也留下了污点。

  2010年5月,英国媒体曝光了希金斯及其经纪人帕特莫尼的一段录像,录像中显示希金斯参与了一场肮脏的赌球交易,双方达成了“希金斯输四场比赛,得到26.1万英镑现金”的协议,“白巫师”在视频中嬉皮笑脸并承诺会非常自然的输掉比赛。这段视频被披露后随即在台坛引起了大地震,尽管经过调查希金斯没有被定罪为“赌球”,最终只被禁赛6个月。希金斯背上了一个耻辱的十字架,更悲催的是像这样的巨星都涉假,可见斯诺克池子里的水有多么的浑浊。

  事实上,奥沙利文就在斯蒂芬·李假球案听证会结束后不久,道出斯诺克球手打假球大有人在只是李被抓住了,尽管在台联主席赫恩步步紧逼下火箭称那些爆料是听来的谣言而已,但当胖子李、艾伯顿、马奎尔、希金斯都与假球挂钩时,谁能否认火箭不靠谱、斯诺克运动没被假球绑架呢?[详细]

  当斯蒂芬·李假球案案发之后,不少人也关注在中国这片目前斯诺克最大的市场上,是否也存在着这种现象,而经过走访业内多方人士得到的均是否定答案。身为中国台球协会副秘书的张景荣就非常肯定的表示,类似李或希金斯的事件在中国斯诺克赛场上肯定没有。而之所以能够这样肯定的回答,张景荣给出几点原因,首先博彩行业在我国的发展并不像欧美国家那样发达,此外无论是中心还是协会从赛事之初就有明文规定,最后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中国斯诺克比赛整体水平还不高,或者说还没有达到能够吸引欧美博彩公司来操纵比赛的高度。

  倪浩是中国职业斯诺克巡回赛的赛事总监,他也表示在中国像希金斯、斯蒂芬·李这样假球的事件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听说过,而倪浩也认为中国赛事水平还低,国外博彩公司很少会开盘,也无利润可言。

  不过,在中国举办的国际赛事,假球还是渗透了进来。几年前的某次国际比赛,因为被ESPN转播而开盘,某位中国球手在淘汰赛阶段被地下庄家找上门来,“他们让我输,我没有同意,当时打冠军也就不到17000美元,但故意输掉一场小组赛就能分到15万元人民币。他们给我钱,但我的名誉就值这些钱么?如果被发现,一辈子就要禁赛了!”

  不过倪浩强调假球和赌球之间的区别,坦言中国几乎99%的台球选手都有赌球的现象。“不必大惊小怪,比方说我和你打一盘球赌一顿饭也是赌球,只要不在比赛中很正常。在中国打斯诺克的有多少能挣钱的?对于很多球员来说,赌球甚至是收入来源的很重要一部分,是生活的保障。”

  而通过随机采访5位中国斯诺克球员,他们也认为类似与斯蒂芬·李那样的假球是肯定没有而自己也不会去做的,但在谈到赌球的问题时,5位球员则全部表示自己有过赌球的行为。看来,因为种种原因中国斯诺克并没有假球丛生,但由于赌球的存在,也只能成为相对的“纯洁”。

  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球房,有很多专业打黑球的“枪手”。孩子们想靠打台球成才,无奈台球和“举国体制”无缘,只能闯江湖,球房承担“枪手”的生活和学球费用,“枪手”为球房效力,当时的赌局模式是这样的——你代表某某球房,我代表某某某球房,一群喜欢或不喜欢台球的好赌的人,在赌局上下注。经历过这种赌局历练的“枪手”,球风往往凌厉彪悍,充满搏杀赌性,在他们眼里,斯诺克和绅士运动不怎么沾边。

  这种中国式赌球延续到了今天,圈内人轻描淡写地说着“赌球在中国台球基层很普遍”,往往是球房各自派出球手来打比赛,老板们每次下注可达数万元,打输了,球手没损失,打赢了,球手和下注压自己赢的老板分成获利。有退役球手为这种赌球辩护道:“球手在球房赚到的工资不够用,很多球手背井离乡,租房和生活都需要钱,所以会去凭实力参与赌球,这种赌球和希金斯与赌博集团联手作假的性质是根本不同的。”

  还有一种赌球,存在于个别年轻球员之间,他们把赌球当做一种练球的方式,美其名曰下赌注之后再打能提高心理承受能力,某位曾获得外卡参加中国公开赛的年轻选手,圈内皆知他“不涉赌的球不打”,一位资深人士提到这位新秀直摇头:“只有赌球的时候他才特别起劲,这样的孩子是不可能进入更高层次的。”虽然这名新秀曾在某年的中国公开赛上赢过球,但此后便“泯然众人”。

  某台球推广人告诉记者,赌球对球技提高没什么帮助:“如果下注太多,心理压力比正式比赛还大,很难打好;比赛就那么几局,练球的时候赌球却可以一直赌下去,赌得多了,反而麻木了,靠赌球来刺激自己是打不好的。”[详细]

  亨德利是曾经见证过斯诺克盛世的过来人,上世纪90年代,每个赛季有十几站排名赛,每一站冠军都有10万英镑、8万英镑的奖金,顶尖球手收入很高,“根本不需要作假”。

  自从2002/2003赛季欧盟不允许烟草商赞助体育赛事,斯诺克就走入末路,现在国际台联赛事的赞助商主要是器材生产厂家,支持有限,市场萎缩。斯诺克世锦赛现在的冠军奖金是25万英镑,一度每年奖金都会增加1万英镑,而25万这个数字已经好几年没有动过了。

  1993年奥沙利文击败亨德利拿到英锦赛冠军,进账7万英镑,而2012年英锦赛塞尔比战胜墨菲问鼎英锦赛,冠军收获12.5万英镑,亚军拿到5万英镑。二十年间,英锦赛冠军奖金仅增加了5.5万英镑,而最高等级的世锦赛也透露寒酸气,2005年冠军奖金为25万英镑,2006年冠军只能拿20万,2008年又恢复到25万,而这个数字一直持续到奥沙利文今年夺冠。

  当大多数职业运动一年一加薪时,斯诺克依然在原地踏步。对比澳网总奖金从2003年的600万美元提高到现在的3000万,斯诺克球员只能感叹人比人气死人。

  冥冥中的巧合,丁俊晖和李娜这两位中国职业体育的领军人在2013年底都跻身到世界前三,可喜可贺,但当把奖金作为标杆的话,丁俊晖却连望娜姐项背的底气都没有。最近丁俊晖表现神勇,上海大师赛和印度两站公开赛背靠背夺冠后,他在过去10年奖金也不过170万英镑,加上成都国际锦标赛进决赛,也仅有176.5万英镑,合280万美元。而李娜在拿走了年终总决赛的百万美元支票后,本赛季奖金就进账了近400万美元,换句话说,丁俊晖打拼十年还不及李娜单赛季赚的多。

  丁俊晖好歹不需要为生计发愁,而即使身为国内斯诺克顶尖高手的肖国栋也要精打细算,上海大师赛夺得亚军进账3.5万英镑,肖国栋赛后坦言会把奖金存起来,因为扣去税费这笔“巨额”奖金只够应付一个赛季参赛费用。因为经济缘故,肖国栋去年曾抨击过世界台联,而如今他才打到收支平衡,在重庆买了套小房子,正在一点一点还房贷。因为赛事增多,现在非英伦三岛球手一年开支超过3万英镑,本赛季金龙、曹新龙、石汉青因为难以负担这笔支出宣布放弃参加职业赛。

  就算回顾斯诺克历史也只有亨德利和奥沙利文两人的总奖金突破了700万英镑,奥沙利文职业生涯长达20年拼下700万英镑,合1118万美元,而网坛天王小德上赛季收入995万美元,几乎等同奥沙利文的职业生涯奖金,都是天王,奖金却是天上人间,斯诺克其他人的生存之艰难就可想而知了。

  同为职业体育项目,为何网球和高尔夫奖金相比二十年前成倍增长且每年都有提升,而斯诺克却徘徊不前,毫无疑问,导致这个现象出现完全有原因可查,也恰恰是这些深层次的本质原因,造成了球手们奔小康都是问题,也多少推动了斯诺克球员涉赌打假球。

  首先,斯诺克运动本身就有一定局限性,只能安排在较小场馆进行,相比足球、网球和篮球万人观看,斯诺克的场面不够高端大气上档次。而斯诺克运动过于强调绅士风度,也使得项目缺乏娱乐性和个性,球手的个人魅力也打了折扣,缺少巨星号召力,怎能吸引粉丝驻足。当然,斯诺克运动最让人诟病的地方就是赛制冗长,难以控制时间,这导致一部分年轻观众流失,也很难满足转播商和赞助商插播广告的需求,英国天空体育台和ITV这样付费电视台因为这个原因暂停与台联的合作。本来斯诺克从观赏性而言就难以与足球和网球相比,加上世界台联不作为,错过了继续扩大市场规模的最好时机,使得如今斯诺克全球化程度不敢恭维。当以上原因集中在一起时,斯诺克运动自然难以受赞助商青睐,球员们焉能不可怜兮兮度日?[详细]

  斯诺克世锦赛25万英镑的奖金已经多年未变,为了吸引赞助商,台联也开始把更多的比赛放到中国这个新兴市场举办。

  即便是肖国栋这样的中国顶尖斯诺克选手,也依然要为生计发愁,上海大师赛获得的3.5万英镑奖金,也只够他一个赛季的参赛费用。他在重庆买的一套小房子,还得一点点还贷。

  如果一个斯诺克选手一场假球的收入就能超过他数十年的努力,假球便很难阻止,台联应该反思他们在斯诺克市场拓展上的失败。

 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客户服务隐私政策网络营销网站地图